期末收到的幾封 emails

每個學期末的期末考完之後,我都會收到一堆關於成績問題的 emails。這些類似的 emails 每年每個學期都會出現,我想藉這篇文章來談談這些問題。

首先,很多學生都以為老師想改成績就能隨時改,但他們不知道的是,從好幾年前開始學校就已經規定,教師一旦送出學期成績給學校後,如果要再更正,除非是真的碰到天災地變或電腦遭人入侵亂改,否則學校會在這些老師的資料上加上一筆負面紀錄。

幾年前,我曾經收過一封面臨 1/2 的學生寄給我的 email,當他知道我不想幫他更改成績時,居然回信抱怨,罵我「為了自己的前途而不想救學生」。

面對這種「指責」,我實在很無奈,不過我也很義正辭嚴地回信告訴他,一個老師在一個學期中大約會教到至少四班共 200 多個不同的學生,而我平均每學期會收到至少 5 封以上因為面臨 1/2 或退學,要求我更正成績的 emails。如果一個老師很好心,每個學期幫 2 個學生更正成績,那麼不出兩三年,他在學校累積的負面紀錄就會相當可觀。學生或許因此解除了危機而非常快樂,但老師卻因此揹上沈重的責任與後果,這公平嗎?把自己的快樂建築在老師的痛苦之上、要老師幫他承擔一切後果,這是正確的人生觀嗎?

其次,一個學生面臨 1/2 或退學,是因為「同時」多科不及格,怎麼能夠單獨怪到單一某一科目老師的頭上呢?他在其他被當的科目難道都盡心盡力了嗎?該檢討的是自己的讀書準備方法與唸書態度,那個回信指責我的學生卻將責任與憤怒推卸到老師頭上,卻不願意檢討他自己未來如果持續相同的態度,到哪間學校都可能有危機。這是非常不負責任的心態,不像一個成熟的人該有的行為模式。

除了 1/2 或退學危機之外,還有一種理由是寄信的學生說他已經大四了,就只剩我這一科,因此要求我放他過關。但這是理由嗎?如果教育體系中每個老師都對這種狀況放水,那麼一張大學畢業證書的價值在哪裡?我每年開的課程中,都有至少 10 個以上大四學生修課,如果學生能因為大四就認為修的課應該要被老師放水過關,這樣對同樣修課卻被當的大二大三學生公平嗎?

另一種 email 是抱怨「某某同學看起來比我差,為什麼他及格,我卻不及格?」、「某某同學點名都沒到,我幾乎全勤,為什麼他及格,我不及格?」。會有這類問題的學生通常沒有看清楚授課老師的教學計畫表,搞不清楚學期成績的計算比例。點名分數通常只佔不到 5% ~ 10%,另外還有實習分數跟期中期末考分數,因此光從點名分數就認為自己一定可以過關的想法未免太過輕率。再者,有些學生就算點名很少被點到,但他自己有能力可以把書念好,把期中期末考考好,一個老師當然不能因為這個學生很少上課,就直接將他的期中考期末考成績直接廢除不算。

最後一種 email 的理由是家裡經濟狀況不好,因為打工所以考試考不好。但是,我並不覺得這可以當作一種要求老師幫忙更改分數的藉口。我自己念大學的時候家庭狀況一樣很不好,在餐廳洗餐盤洗了三年,我的課業一樣可以處理得來,因此我並不覺得這是書念不好的理由。

我認識的一個朋友,他總共念了六間大學,其中光是淡江大學就念了兩次,但他從來不覺得自己的人生好像遭遇重大打擊。最後他一樣考上新竹某大學的資訊碩士,現在一樣是好漢一條,在業界很受歡迎。

每個人的人生都會碰上大大小小的挫折,我自己在大學也遇過比 1/2 更糟糕的狀況,但一樣得站起來繼續走下去。遇上挫折的時候,最糟糕的方式是將責任推卸給別人、或是抱怨老師不肯「出手相救」,這種態度不會讓自己好好把握靜心自我檢討的機會。當人生遇到挫折時,比較好的面對方式,是讓自己停下來想想該怎麼調整自己的腳步,未來才能繼續走下去。如果缺少了這層自省、沒有調整自己的人生觀與唸書態度,就算到了其他大學,同樣的事情可能還會再發生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