扭曲的台灣教育價值觀

前陣子,我受邀去某頂尖明星高中擔任他們大學學測甄試演練的提問者。到場的高三學生個個的自我介紹文件洋洋灑灑,不是鋼琴多少級的資格,就是曾到國外遊學半年至一年,也因此使用英文自我介紹時,其中還些人帶有道地的英國腔或美國腔。這些學生們的家庭背景,也多半是中上階層,頗為印證了幾年前中研院學者所曾經做過的調查「台北市大安區學生考上台大的機率,是其他地區的六倍以上」。

這幾天,第一階段的學測甄選放榜,台灣各大報,幾乎不分藍綠,跟往年一樣,「照例」都用頭版、半版、或全版的方式刊登了哪些明星高中有幾個人考上了台大。有些媒體甚至更誇張,特別去訪問幾位同時考上好幾個系的學生。

身為一個知識份子,我必需說,台灣的教育體系與價值觀簡直是嚴重扭曲、荒腔走調!

一個國家的教育目標是什麼?是促成極少數的中上階層菁英的後代年年重演「階級複製」的荒謬現象?還是協助全部的人民能夠接受完整的教育?很顯然的,台灣目前的教育體系只是類似印度「種姓階級制度」的翻版,雖然沒有像印度那麼嚴重,但也只是 50 步與 100 步的差別而已。

印度儘管已經號稱是民主國家,可是其嚴重階級歧視的種姓制度仍然存在。兩三年前,甚至傳出印度高階級種姓的大學生與學者出來抗議印度某些名校招收「低級」種姓的大學生。那些人的不知羞恥,著實敗壞了印度身為民主國家的名聲。

讓我們回過頭來看看台灣,先檢視以下幾個事實:

。在去年八八風災之後,台大、清大、交大居然沒有學生申請受災學生補助

。現任的台大校長居然在公開場合宣稱,台大申請清寒獎學金的人數不多。這代表什麼?

。幾個月前,台灣的媒體「大力」報導台灣哪些高中學生出國參加一個「以英語」辯論物理科學的比賽,表現「優秀」。問題是,儘管英語「閱讀」能力可以自修而成,但是什麼樣的家庭結構與投資,才能培養出一個英語口說能力強到足以辯論的高中生?一般小康家庭或低收入戶的高中生有這種機會嗎?這樣的所謂「成就」,真的值得所有台灣人一起驕傲嗎?

。多年來,台灣媒體幾乎年年報導台灣國小、國中學生參加所謂機器人比賽的「優異成績」。但是許多人不知道的是,光是購買一套機器人組件就要一兩萬元,更不用談相關的補習或訓練費用需要再額外好幾萬元。什麼樣的家庭,可以培養得出這些學生呢?

。當台灣大學入學考試被一堆官僚與參與規劃的學者們搞得亂七八糟之後,就出現年年放榜時,同樣一個學生同時考上特性截然不同的科系的「優秀榜單」。問題是,這樣的現象真的值得鼓勵嗎?當一個學生在高中三年根本搞不清楚自己的意向,導致理科工科管科文科社會科學統統都去報考,不僅浪費社會資源,也霸佔了其他人的入學機會!

凡此總總,都印證了台灣目前教育圖利中上社會中上階層的許多亂象,也導致「階級複製」現象在台灣持續擴大。一個公義的社會,應該提供中下階層人民適當的階級攀升管道,否則長久累積下來,會造成嚴重的 M 型社會結構,窮者越窮,富者越富的不公不義現象。如果台灣這些所謂的頂尖大學是像哈佛一樣的私立大學,那也就罷了,問題是這些所謂明星大學都是公立大學,政府補助這些大學幾十億甚至幾百億的經費,多數皆來自於全體納稅人的錢,卻被拿來圖利僅佔社會一小部分的中上階層後代。這樣的教育體制與現象,難道不可恥嗎?

更重要的是,目前部分社會中上階層人士與學者,他們過去的家庭可能極為貧苦。但是等到這些人完成階級攀升之後,卻往往贊同並擁護目前扭曲的階級複製現象,阻礙中下階層人民的階級移動管道。這類自私的行為與思考模式,難道不可恥嗎?

台灣的媒體也是這類階級複製現象與扭曲教育現象的助紂為虐者。不管是藍的媒體或綠的媒體,幾乎都在每年基測與學測放榜後,以極大篇幅炫耀少數明星高中與明星大學的榜單。這些媒體人或許不知道,在他們的間接鼓動下,台灣的教育制度只會越來越扭曲、越來越不公不義!

我自己出身於普通家庭,小時候甚至有一段時間家裡經濟收入非常不穩定,國小時需要幫忙家裡擺攤作生意,高中與大學時都曾去打工。雖然我現在收入穩定,學校教職的薪水是不少人心中所認為的高薪收入者,但是我不會輕易忘記,這個社會還有許許多多中下階層的人民,他們的小孩需要一個更公平的社會競爭機制,才能夠有更廣的階級翻身機會。如果台灣社會的許多高級知識份子不要忘本,而非自私擁護自己小孩的優勢升學權利,這個國家的教育體系或許能夠擺脫嚴重的偏差,能夠照顧到所有的人民與學童,而非什麼大安區有錢家長的小孩。